抗疫实录 │ 英雄的湖北,勇毅的烘焙行业 【直播万字回顾】

21烘焙网 2020-5-7 14:09:44

Bakery China云享会56-9

为烘焙行业加油,为湖北加油

作为服务于焙烤和糖制品行业的专业展览展示平台,中国国际焙烤展(Bakery China)不仅成为全球规模领先的线下展览会,同时勇于创新,积极整合全平台、全渠道资源,精心打造Bakery China Talk Online【知识焙+】云课程直播平台。作为焙烤行业线上知识型社群,分为行业趋势、品牌营销、技术实操、经营管理四大主题,成为焙烤行业首选的知识共享、交流学习与社交的线上平台。自2020年3月开播以来,持续在线分享行业新思维、新方向、新经验,目前已经在线直播20余场次,吸引超过20万+人次的行业人士在线观看。

5月6-9日,由中国焙烤食品糖制品工业协会和北京贝克瑞会展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主办的Bakery China 云享会】大型直播活动,携手超过10位行业企业家和专家,联合多家合作单位4天4大主题在线分享与发布行业大数据,云启动及云动员2大国际/国家级赛事,更有百余家相关企业新品在线云发布、云展播。全行业合力,为后疫情时代的焙烤行业发展集思广益,传递正能量。

5月6日Bakery China 云享会——湖北公益专场,特邀中焙糖协副秘书长和饼店专委会秘书长——缪祝群、武汉仟吉董事长——陆伟、安琪酵母副总经理——王悉山,在线分享烘焙企业抗“疫”正能量、后疫时期自救法门和关于未来的思考。

5月7日Bakery China 云享会——月饼专场,特邀天猫大食品休闲零食行业总监——秋玥、快车道创始人——张劲松,在线分享天猫零食糕点趋势分享及月饼的线上消费洞察以及传统月饼的时代营销之路。

5月8日Bakery China 云享会——家庭烘焙专场,将有中焙糖协理事长——张九魁,豆果美食COO——钟峰,首位华人世界面包双料冠军——朋福东,为您在线分享首份《家庭烘焙大数据》和《烘焙创业大数据》;并在线云启动“2020中国家庭烘焙料理大赛”。

5月9日Bakery China 云享会——巧克力专场,将有中焙糖协理事长——张九魁,百乐嘉利宝大中华区总经理——张家淇在线分享当下巧克力行业发展趋势,世界巧克力大师赛中国区选拔赛裁判长——和泉光一在线解读比赛赛制,为大赛云动员!



Bakery China云享会 5月6日来自湖北疫情中心的行业正能量与智慧分享

缪祝群(主持人):各位在线的行业同仁,大家好!我是中国焙烤食品糖制品工业协会缪祝群,今天我们要进行一次访谈节目《英雄的湖北,勇毅的烘焙行业》。突如其来的疫情在困境当中长兴,在乱局中走出坚定的品牌道路,这是中国焙烤行业中流砥柱的底气和行业的正能量。

我们今天有幸请到最有发言权的两位行业资深专家,一位是身处武汉疫情中心的行业知名骨干企业:仟吉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陆伟先生,一位是中国第一、全球第三大的酵母企业安琪酵母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悉山先生。今天很荣幸请到二位参加我们的线上直播。为武汉加油,为行业加油。

首先,问一下两位嘉宾,疫情开始的时候,仟吉和安琪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记:疫情之下


陆伟:我们同仁们和观看直播的观众们,大家好,我是陆伟。刚才缪秘书长在问疫情当时的经历时,让我又重新回到当时的场景。这次疫情,虽然我们身处在武汉,也是完完全全没有预料到后来疫情的发展和影响。因为前期信息比较闭塞,很多事情也不明朗。我在21号回到襄阳,本来预计正月初三再回到武汉,但是,1月23号除夕夜的前一天,突然就封城了。但是那是因为处在春节节令旺季,我们所有的门店和备货,都是按部就班进行的。

但是,从21号开始有关于疫情的报,到23号封城,短短两三内发生的变化,我们始料未及的。一封城,所有的经营就完全被打乱了。那个时候门店虽然也还是在营业的,但是恐慌的程度非常大。而且这期间,店铺经营的状况面临的压力和影响,一天比一天严重。很多门店就已经不能再经营了。一个是政府的要求,另外一个我们也担心员工的安全问题。所以当时所有的门店,我们就关闭了。

那时候,有一些员工,实际上他们当时很多已经不能回家了,就住在宿舍里面。我们就及时成立了一个应急小组,一个是做好员工的防护,一个是安排好员工的生活。另外生产的工厂,因为我们还有一些员工住在工厂,也是迎接整个春节期间的正常经营。那么当时疫情来了以后,一封城,特别是在那个阶段,那个期间我们也只能通过一些媒体、朋友圈能看到武汉的状况。在那个阶段,实际上现在想一想,还真的是挺悲壮的。

缪祝群(主持人):陆总的处境和我们大部分人一样,也是措手不及和恐慌。但是也在想怎么样应急?那么处在宜昌的安琪,离中心不远,也是我们行业的供应商,安琪当时是怎么反应的?

王悉山:大家好,我是安琪公司的王悉山。回答刚才秘书长的这个问题,疫情发生的时候,安琪的各项工作安排是按部就班地在进行,一部分员工已经开始休假。我们春节期间的生产是不停的。疫情发生以后,其实我们所有的人感受都是一样的,反应无非就是这样一些,我的看法是这样的。第一反应是免不了对新冠病毒致人死亡的恐慌,我当时得知我武汉的一个同学,染病了,而且他的爱人也因新冠病毒去世了。所以内心还是比较恐慌的。第二个就是,湖北防范病毒扩散,相继采取了封城、封路、封社区的举措,街面上的经营活动面临停滞的状态,对经济,对企业的经营能否正常地开展,对国家的经济发展的前景,感到有些迷茫。第三个反应应该是,疫情向全球快速蔓延以后,对于何时结束这种疫情,我们是感到忧虑的。第四个我的感觉就是非常明显的有一些伤感,因为我多次在疫情期间上班,在下班的路上,我开车行进在马路上,当我看不到一个人,看不到一辆车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心情是非常伤感的,甚至会发出疑问,人类到底怎么了?是这么一种感受。

缪祝群(支持人):谢谢王总。是的,说实在话,刚才在这之前也好,我们安琪是上市公司、第一季度的财报也好,都是非常优秀的。安琪的生产也是从容的。但是从我们个人来讲,王总说是迷茫的,对公司的未来或者个人也是忧虑的。走在路上又是伤感的。我们所有人甚至全球的人民,也是各种感受交织焦灼在一起。

现在虽然我们慢慢地走出了疫情,但是全球,尤其是域外,境外疫情还是在肆虐,全球疫情的存在,在未来可能也会对咱们行业和企业存在些影响。那么在面对疫情的措手不及和严峻形势之下,处在疫情中心的仟吉和安琪是怎么来应对的呢?

陆伟:我们的反应还是比较快的,因为在刚开始的时候,茫然,然后也不知所措,但是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员工的安全:这个时候我们做了一些人员组织和安排。援鄂医疗队:那个时候很多的援鄂的医疗队,来武汉的,其实在三十的那天,在24号已经来了很多了。那个时候我们看到朋友圈里面,看到媒体当中,医护人员在大年三十吃泡面,也没有什么当时可以满足的一些食物,我们心里还是非常难受的。那个时候我们应该说,每一天跟我们核心团队的,都是通过电话会议。尤其在那个时候,所有的门店关闭,不能经营,市民也出不来,这也肯定是不能去经营的。面对这种现状,我们要接受。另外在工厂端还是有很多员工困在工厂,这个时候也不能回去。

这个时候我们还是有很多的原料和物资都是在工厂的。我们当时就做了一个决定,我们能不能让工厂不停下来,我们当时就是说,在很多的医院的医务工作者吃不到可口的食物或者是更方便的食物,我说我们面包应该是很方便的,面包运过去,在非常忙碌的间隙或者是早上或者夜晚,吃一个面包应该是方便。所以我们当时就有这样的一种想法,我们不要停产,让我们的面包能送到医院去。所以当时的情况是:

我们工厂的员工是留在工厂的,我们也有宿舍。

我们有物流的保障,为一些超市、便利店做一些配送,所以我们的物流是通的。那个时候我们说,做好物流师傅的防护,我们工厂还配备了一些防护服,以前就有一些防护服,进入到工厂参观,储备了有一些一次性的防护服。所以当时我们就把这些防护服都发给了物流车队的这些师傅们。

就这样让我们的生产没有停下来,让我们的面包能先送到医院,送到医护人员的手中。所以我们当时做了这样一个举措。一直持续了接近有四十多天,最后我们也统计了一下,我们为医院整体捐赠了35万个面包,大概有三百多万的金额。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所有的员工觉得,我们在这个城市当中,我们作为烘焙行业,在这样的一个情景当中我们还是能发挥作用的。

缪祝群(支持人):疫情来了我们得接受,然后快速地做出反应。首先留在企业的员工,让工厂运转起来,前期先反应是做了一些公益。那么安琪前期的反应都做了哪些呢?

王悉山:疫情发生以后,公司迅速地成立了疫情防控领导小组。

安琪的防疫压力巨大:大家都知道,安琪在国内,包括海外,有十个制造基地,将近一万名员工,可以说人多面广,防控的工作量非常巨大。我们的目标就是不因一个人感染新冠病毒而造成任何一个工厂关闭

生产的组织相对比较困难。大家都知道,封城封社区以后,员工的出行已经受到了严格的限制,我们很多员工不能到达工厂来上班。而在岗的员工,工作量又非常大的。因为大家都知道,酵母生产是连续的,不能停止的。所以很多员工都要担负起不能上班的员工的工作量,工作生产的组织变得越来越困难。还有一部分因为交通的管制,一些原材料也不能及时到达我们工厂。还有,我们上游给我们供气的一些生产也出现了问题,导致我们生产组织出现了很大的麻烦。这个是缺人。

缺运输的车辆。我们很多订单无法及时用车送到市场上去,可以说当时已经出现了一车难求的状况。我们想了很多办法,后面我再跟大家讲。另外就是我们出口的业务也是变化莫测,大家都知道,安琪还有一定比例的出口业务。随着全球经济下行,订单会受到影响。再加上很多国家的银行系统也受到影响,支付变得困难。对我们的出口订单,执行起来也会遇到很大的困难。这就是疫情对我们带来的影响。

缪祝群(主持人):好的,感谢王总的分享。那么,接下来,我想继续问陆总,刚才您谈到了疫情前期的公益,那么在后来仟吉在抗“疫”的企业经营上又有哪些经验可以和大家分享?比如说疫情之下仟吉提出的回家烘焙。

陆伟:对于仟吉整体而言,我们还是有非常大的经营压力。在疫情期间,所有的门店关闭了。当然,我们同行基本上都是这样。但是整个的经营,在当时的场景当中,我们都很担心,一个是现金流,另外一个很多的支出,一算账,每个月两千多万的房租,然后员工的工资也有几千万。在整体没有收入来源的话,一定会出现问题。我们当时在保证公益捐助的时候,我们的生产线是保存下来。我们的工厂是没有停工的,在整个城市供给当中,我们也成为了这个城市组织餐饮组织食品行业的保障供应企业之一。在保证捐助的时候,在2月的1号,我们也就马上行动起来采取了。

微光行动。把留在宿舍的员工组织起来,把回到家里的员工也组织起来,我们通过线上(以前我们的门店是有一些跟顾客社群的基础,他们有微信,一些社群圈),通过这个链接起顾客,因为顾客的需求还是有的。

把一些门店,不对外营业,做前置仓。作为我们配送的前置仓。这样我们在24号就做了7家无接触的外卖专营店

我们在2017年上了SAP的数字化系统。所以当时我们也快速地把小程序、拼团等数字化的链接做起来。当时我们通过工厂接单,通过社群接单。但当时物流的运力是有限的,所以我们最开始的时候,五十个人才能成一团,因为运力是严重不足,在城市当中,还好我们有通行证。这个时候在社群当中,有顾客的需求我们就配送到社区去。社区里也有一些做公益的顾客,因为他们自己有需求,他们在社群当中自己也承担起了一些公益的作用,能接自己附近小区的订单。

精简产品SKU在当时的场景和顾客的需求下,结合作为烘焙食品的特殊属性,再通过互联网的作用,虽然顾客不能到店,我们快速地从运营端到生产制造端把产品的SKU数精简,做到一些产品,比如吐司,还有发挥冷冻面团的半成品的优势,减少SKU数,让我们的生产更有效率。因为只有几十个员工,让生产更有效率,让物流更有效率。另外我们还有一些社群的志愿者也组织起来。

我记得我们当时的反应还是非常快的,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把小程序开发出来,每一天我们领导小组在线上,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非常高效。从生产物流到运营到数字化的信息,这个时候我们就发现顾客——困在武汉的九百多万的市民的线上消费潜力。因为当时管控越来越严,商超等门店能经营的地方也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当时我们还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那个时候整个的武汉,拼团接龙也是应运而生。

缪祝群(主持人):好的。感谢陆总的分享。所以从仟吉来看,第一,仟吉集团有备无患;第二,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反应非常迅速。第三,团队的力量,敢于突破。不管当时恢复得怎么样,或者是卖多少产品,但是首先我们要保刚需产品,精简企业SKU数量。通过公司的快速反应,线上拼团,前期的准备等一系列措施在疫情下依然能够保生产、为医院和当地人民提供生活保障。为仟吉的快速反应和团队执行力,点赞。通过这次没有排练的突然袭击,给整个集团也相当于是练兵,也是为将来仟吉更上一层楼打好基础。

那么安琪王总这边,我们看到安琪公司第一季度的报表是非常好的。那么疫情从中国首先爆发得时候,安琪是怎么应对产品出口的?是不是在湖北以外的工厂,还有埃及、俄罗斯的工厂也发挥了作用?这个过程中你们是怎么做的?

王悉山:我们安琪公司在应对疫情两手抓两不误。

抓好疫情的防控。

防控的一些措施,除了大家都知道的,常规的车间、公共区域的消杀,包括测体温等常规工作之外,我们重点是解决生产人员缺人的问题。我们把能够避开社区到达工厂的这部分人,采取集中住酒店的方式,比如在宜昌我们租了七个酒店,安排了一千三百多名员工集中住宿在酒店,实现与外界的隔离。这种方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保证了我们生产正常的进行。在后来埃及、俄罗斯这些国家疫情爆发的时候,我们把集中管理员工的这样一种方式也复制到埃及工厂、俄罗斯工厂,都取得很好的效果。当然这样做也产生了很大的费用,据统计这方面的费用花了大概七百多万人民币。这是抓疫情。

保证生产经营的正常开展。

  1. 保证生产稳定。按照原计划,大家都知道安琪酵母每年的春节是不停产、不休假的,尤其是生产人员。在疫情发生以后,安琪酵母以及安琪的烘焙原料成为了保供的物资。在政府的批准下,我们全力展开生产。在整个2月份、3月份,我们那个时候的产能已经恢复到80%多将近90%,目前已经是满负荷生产了。我们14月份整个的发酵产能,跟去年同期比的话还增长了9%这应该说在生产组织方面是不容易的。

  2. 市场销售。应该说我们是抓住了一个全民居家消费爆发增长的这么一个机会,尽管我们很多大的食品企业存在无法开工或者开工不足的情况,但是我们安琪下游的一些工业用户,我们安琪除了有烘焙的酵母以外还有一些调味的,酵母抽提物,可用于方便面、酱油、休闲食品这样一些工业用户,尤其是方便面,在居民居家消费的时候,成为了消费量很大的一个产品。

    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抓住了一部分下游用户需求增长的机会并保证供应。当然这个供应也是非常复杂的,我后面讲到物流的时候再提一下。更重要的是很多老百姓在家自己做面包做面点的数量突然增多。很多过去一年半载不会做一次的,在家不会做一次面包做一次包子馒头的,估计在居家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很多家庭都做了很多次。所以这个时候的安琪酵母和安琪的食品原料,成为了网红。在抖音上甚至都出现了一些短视频:有了安琪酵母就是土豪的感觉。很多超市都反映安琪酵母买不到。

    缪祝群(主持人):你们有没有统计过比例是多少?那时候是小包装的多还是工业的多?

    王悉山:小包装的多。这是我刚才给大家展示的,5克的,做面包的,家庭的15克的,做馒头的。

    缪祝群(主持人):是不是到3月份、4月份我们工业的就慢慢就开始恢复需求了?

    王悉山:慢慢在恢复,随着食品面包企业,其他的一些食品企业开工以后,工业用的慢慢就恢复了。

    缪祝群(主持人):我们也关注到,安琪酵母第一季度的营收是20.5亿,增长12.68%,净利润增长28%,这些增长贡献主要的是来自工业还是家庭呢?

    王悉山:民用的,家庭的。我再跟大家讲一讲,安琪电子商务,是面向网上购物群体的。在2月份,尤其是到了2月中下旬之后,订单量爆增。我们的客服小伙伴、物流的小伙伴跟我讲,这是有订单,他们高兴,但是这个工作量已经达到了往年的双11的水平。因为双11就那么一天两天,2月到3月份这四五十天的时间,天天的访客量、订单量都有双11的水平。

    我记得我在2月中旬,大概217号的时候,发了一个朋友圈,当时我在办公室,天气很好,我看到窗外阳光明媚,我的心情不是很好。为什么不好?因为我们的订单积压了很多发不出去。为什么发不出去?因为公路都被管控了,封闭了。有订单发不出去,愁不愁?肯定愁。那个时候我的心情是,只要能发出去,不管采取什么办法,我们都要保证用户的订单能够及时地送到。我们为了保证运输,及时把货物运出去,想尽了一切办法。我们采取了物流溢价的方式。为了保证找到运输车辆,我们付出了比市场平时价格高了两倍甚至三倍的价格,把货物运出去。那个时候的电商快递公司,基本上就没有敢接单的。

    缪祝群(主持人):这些日子你们的电商也发挥了主要的作用?



    王悉山:对

    求变图存

    缪祝群(主持人):感谢王总的分享。其实我们整个烘焙行业一开始都是坐商我们要选址,装修个店面,然后等客户来。那么这次经历了疫情,以及仟吉多年发展的积累,陆总您认为疫情以后,对于咱们行业,您认为从营销这个渠道或者各个方面,有什么样的改变?

    陆伟:疫情还是让我有很多的思考。因为我们传统的面包店,做烘焙的,确实是以门店和顾客接触产生联系。我们线下的门店布局,去开拓、开店,是我们一直以来做的。这也是很重要的。疫情让所有的门店都关闭以后,但是消费者的需求并没有被磨灭还是存在的。

    那么在疫情之下,你通过怎样的方式去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我们做了社群,实际上也是一个渠道。但是有一些商品,我们当时就在这么考虑,因为我们的线下门店又是以现烤面包为主,现烤是为门店引流,高频消费的一个商品。这个时候顾客不到店了,但是他其实想吃到新鲜面包的需求还是有的。实际上我们这个阶段把他转化一下,如何能把新鲜的面包让消费者自己去做。刚才安琪王总也提到,买到酵母以后在家就可以蒸一个包子蒸一个馒头。

    现在我们全国人民厨艺都有所精进,很多人的手艺越来越好。举个例子,我昨天跟一个朋友在吃饭的时候,因为疫情期间回一次家都不容易。他太太总是叮嘱:你回来的时候记得要给我带一个安琪酵母过来。我要把昨天晚上吃饭的故事说给王总,说明安琪在人们心目中多重要。

    所以我们顺势启动了回家烘焙。其实在我们整个供应链当中,门店的现烤很多是从中央工厂,作为冷冻半成品配送到店的。这个时候我们想,如果顾客不到店,我们能不能到家?这就是我们当时的想法。我们就把整个产品再优化和处理了一下,这个时候顾客要是关在家里的时候,能买到一个蛋糕,再能现烤出一个自己的面包,那是多么的幸福,他也愿意炫耀。我们当时就快速地启动。

    实际上我们那个时候包装也没有,好多的材料都没有。在这个过程中我还是非常感谢我的团队的,我们的物流是一个铁军。因为当时湖北物流的线路全断了,我们实际上是把长沙作为一个物流的中转,很多的物资送到长沙来,我们再通过长沙送到武汉的道路临界点,我们再做交接。所以当时很多的生产物资,像泡沫箱、保温袋、冰袋都是从这个地方运过来。

    所以当时我们把在门店的一些丹麦羊角、起酥面包,这一类比较方便消费者在家里制作的,做成半成品,能方便消费者回家就能烘烤,而且也可以囤得更多一点。我们当时这么做了以后,首先觉得我们是有一些方面能够满足顾客的需求了,而且顾客的需求在满足的过程当中,他是觉得幸福的。那个时候我们也很感动,很多顾客把他们在家里烤的面包、做的点心发到朋友圈里的时候,我们就觉得,我们这个企业在消费者的需求当中是可以创造价值的。这得益于,如果没有这个疫情,我想这个需求也是有的,但是要推动这个事就要慢很多。

    缪祝群(主持人):陆总,我再问一句,回家烘焙的半成品是工厂提供的冷冻面团?

    陆伟:对。就像我们的丹麦羊角,我们的起酥派,这些相对来讲,顾客不用再动手。

    缪祝群(主持人):那么回家烘焙是不是未来的一个趋势呢?因为疫情期间,大家被迫宅家,才有时间在家包包子、馒头,做面包。但是疫情过去以后呢?除了周末和有闲暇的时候,平时上班的时候,是不是像陆总,回家烘焙,来个羊角什么的,一个机器简单地叮一下就烘烤好了,也更方便健康,是不是这样?

    陆伟:是这样,我觉得我们烘焙的很多半成品都是。在顾客到店不方便的时候,我们应该去考虑。比方说像我们的吐司,你也可以教消费者一些料理的方式,在家能够很快速地做一份热的早餐。如果他愿意更深度地参与这件事,你可以把一个生的面团,但是已经是成型和加工好的,他只要一回温,一醒发就可以烘烤。所以这种需求,随着顾客对烘焙产品,特别是年轻人对烘焙产品的习惯,我觉得也是一个顺势而为的事。

    缪祝群(主持人):好的,感谢陆总的分享。问一下王总,刚才陆总也谈到了,武汉封城以后,仟吉从长沙有另外的公司来帮他采购配送。那么安琪呢?尤其是安琪还有海外工厂,是否在疫情期间也能全球调配?那么我们探讨一下,多区域经营对于企业是不是也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出路?

    王悉山:是这样的。安琪有两个市场,一个是国内市场,一个是海外市场。这两个市场是相辅相成的。我们深耕国内市场将近三十年了,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商超系统。这次疫情发生以后,农贸市场基本上停业了,但是一些商超还在营业,这就满足了老百姓购物的需要。而且很多城市政府组织了保供的举措,利用超市向社区供应民生物资的行动。安琪酵母就成了这样一个网红的明星产品。

    另外海外市场,我们比较灵活地在埃及、俄罗斯和中国这三个地方进行调度,满足全球市场的需要。当然这中间的物流都是比较复杂的。我们在疫情期间是多管齐下,刚才说我们找车,不管什么价格,还有我们动用铁路的车皮、集装箱,整个疫情的那一段时间,我们发了有16个车皮将近一百个集装箱。总之想尽一切办法,把货物发到市场上去,发到港口去。

    在居家电商订单爆增的时候,刚才陆总也讲到很多人在家做,但是这中间有很多小白,他们从来就没有做过。我们当时发现了这个现象以后,当即要求我们的小伙伴们开展直播。但是当时我们的摄像师又不能到单位来上班,怎么办?我跟我们的大师说,你在家自己做自己拍摄,家人帮忙,就用手机拍摄。我们就用这样一种土法上马,在整个疫情期间做了150场的各种直播。这就帮了我们很多不会做的消费者学会了怎么做面包,做包子馒头。这应该是促进了我们的消费。

    缪祝群(主持人):好的,谢谢王总。刚才我们和陆总聊了,家庭烘焙这一块,我们也不否认,这肯定也是一个趋势。我们的消费者肯定也越来越会做面包、蛋糕。随着消费者的成熟,对我们烘焙产品的认知肯定是越来越成熟的,认知越来越深的。所以说,我们未来产品肯定是要有好的原料,更有好的产品。这我认为是一个趋势。那么安琪酵母对于家庭烘焙和烘焙半成品看法如何呢?

    王悉山:我们认为冷冻面团在中国一定是一个趋势,未来一定会有很好、很大的发展。安琪在这方面也储备了很多的技术,包括原料和解决方案。包括我们还在开发一些中国特色的烘焙类产品,准备走向冷冻面团化,来帮助食品企业一起把中国的传统食品,怎么样走向冷冻面团化。可能有些朋友已经知道了,比如湖北这边公安县的锅盔,已经做成冷冻面团了,很容易拿出来就可以烤的。未来我们会推出更多的终端产品解决方案,大家拭目以待。

    缪祝群(主持人):谢谢王总。我们也相信安琪,只要是用到酵母的,都是安琪研究的方向。我问一下陆总,也有一些人在提问,疫情突如其来,未来假如再遇到这种事,怎么办?当然之前陆总也已经分享到了:第一接受它,第二反应要快,要突破。因为你没有办法改变,你只能接受。那么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陆伟:我觉得有的时候也是出于一种,有情绪性的和本能性。在那样的情况下,做公益捐助就是情绪化的。因为那个时候的场景就是,我们能做点什么、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但是随着一些企业问题暴露出来,我们要自救,不自救我们企业的生存会有问题。真的是从本能出发。

    另外就是对未来的思考。顾客如果不进店了,来客数减少了,我们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再链接顾客?那时候就考虑到,走线上线下的融合把公域的流量变成私域的流量,那时候把全员发动起来。刚才王总分享的也是一样,我们也开始做直播,从我们的师傅,从我们的员工,在工厂的,不在工厂的,把大家都发动起来。在对未来思考的时候,也从价值端去思考。那时候我们一直在想,消费者的需求在,我们作为这样一个行业,如何去满足顾客的需求,最重要还是要能够创造出价值。这个价值有商品品质的价值,有需求场景的价值,比如像回家烘焙。这个时候我们从组织、业务模式、产品,都做了一些重新梳理。当然现在我们武汉还仍然在一个慢慢恢复当中,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还是要把这个价值体现出来,还是要能把效率体现出来。这个时候更多的是怎么整合门店和工厂之间协同的效率?还要降低一些成本,因为现在企业的生存和经营压力是非常大的。各种成本,比如组织沟通,通过这次疫情我们发现,我们的线上沟通越来越多了,而且频次比以前越来越高了。也许它比面对面的沟通有一定的衰减,但是在工作效率和沟通方式当中,也是一个效率的提升。

    最后我们如果能把这些事情做好,我们整个的企业的效益,员工的效益和顾客的价值,都能够体现出来。所以多维度地,从商品,经营模式,组织模式等维度,去做一些调整和改变。



    关于中小企业经营的思考

    缪祝群(主持人):好的,感谢陆总分享。接下来,我想代表部分中小企业,比如十个店以内的这些中小企业,问陆总对于这部分企业主在现阶段和未来有什么样的想法和建议?

    陆伟:其实在现在这个阶段,并不一定门店多就是优势。我认为即使你有比较少的门店,但是你和顾客之间的保持着渠道的沟通和高频的沟通,在你覆盖的范围内还是可以有作为的。还是要能够提供好的商品。服务的方式也要做线上线下的融合,倒不是说一定要做什么大的电商,你可能要做一些到店、到家,O2O之间的联动。

    另外我觉得行业内,大家实际上要链接,要互相地赋能。其实我也是认为,大家在产业链,在供应链,在很多方面也可以做一些协同。其实疫情也让我考虑了一些事情。比方说我们在2016年就投入了冷冻面团的,因为我觉得,我们的门店这么多,如果我们要提供更丰富的商品,我们需要有供应链的后端去做这种产品的输出的。但是实际上现在的这个链接,门店的链接是一种方式,还有一些通过线上链接。但是门店是一个服务好终端特别重要的一环,特别是冷链的产品,需要很好的体验,快速到顾客的手中。所以我也是认为,很多的中小饼店,大家也可以做合作,也可以做一些供应链之间,某些方面的需求交换。然后你可以更有效地服务前端,我们也可以提供一些商品,和您合作,这样我们大家形成一个链接,把生产的资源,社会的资源,能够充分发挥他们的价值。

    我认为,中小饼店还是非常有优势的,掉头也快,而且还能够更有效地控制好成本。

    缪祝群(主持人):所以仟吉集团也愿意和行业共同成长,整合供应链也好,甚至提供经验的和创新的管理理念,或者是其他方面赋能。那么王总,安琪对于中企业或者中小饼店,有什么样的解决方案或者有哪些可以赋能呢?

    王悉山:我觉得,大家还是要立足于把烘焙的产品、面包,把产品做好瞄准我们的消费群体尤其是现在80后、90后甚至00后的消费群体,他们对于新的一些消费的趋势的把握,怎么去适应他们。还有一些健康的需求,低糖、低脂、清淡这么一些产品,做得稍微有一点差异化。因为现在对大家来说,通用的产品无非就是比价格了,应该说没有什么竞争力了。另外一个,还是要设法打造自己的品牌。如同现在在相同的情况下,在同等的机会下,买酵母,首先想到的还是安琪这个品牌,总是信得过。

    关于新兴消费者和网红产品的思考

    缪祝群(主持人):感谢王总的分享。因为饼店给予整个行业的感觉,是比较时尚,尤其是仟吉的店,比较时尚。然后定位是年轻人,是不是也是随着不同的阶段,对我们的产品进行一些针对性调整和迭代来适应新兴消费者需求,比如说00后、05后、10后。是不是仟吉也有这样的向前发展的企业文化或者一些战略规划?

    陆伟:消费者对于很多方面的了解速度是很快的。但是烘焙,还是要更务实,毕竟有这么大的消费群体,中国的人口又众多,消费也会越来越理性。还是要把产品做好,同时也要把性价比做好。我觉得还是要创造,从创造顾客的价值去做,可能会务实一些,也是更长期的一个经营的方向。要不然老是追热点,我认为有时候我们也会很累。

    缪祝群(主持人):是的。说实在话,从这次疫情我们也能看到,仟吉也好安琪也好,线上这一块还是很强大的。但是有好多企业靠店面来经营,确实很累。有的时候,他们没有办法,现在也看到整个行业一会儿就爆出一个网红产品,或者是一个什么热点产品。但是有的时候,它的生命周期是不长的。陆总,您怎么看待网红产品或者所谓的爆品?

    陆伟:每一个饼店,我觉得它慢慢地发展下去,应该能够慢慢地打造属于它自己的明星产品。对我自己和我们的从业者来说,应该要把心沉下来,有一些商品要用心去打造,有自己的特点和特色。要么是有你地区性的特点,要么是有你企业的特色,因为商品都是要跟顾客做交换的,价值交换。你能够形成你自己的特点。

    但是我不排除网红的产品,顾客去追逐这样的热点。但是有一些商品,它太快速地成和败,其实给整个经营和生产也带来一定的压力。它有时候会带来你整个库存的压力,原料耗材的压力,我觉得还是要能够持续打造属于你自己的商品会更好一些。另外现在我也看到,我们大家都在关注跟顾客的沟通,直播之类的,我觉得现在不一定完全要去做很远的电商,其实可以把自己身边、周边的顾客,通过社群、门店来和你你周边的顾客保持沟通,然后一点点慢慢地去培养。我认为我们作为一个传统饼店来讲,这个阶段也要迈出这一步。

    中点未来发展畅想

    缪祝群(主持人):谢谢陆总,非常好。问一下王总,像安琪,有没有哪些原料或者产品来推动中点的发展?因为现在也炒得很热,国潮,中点复兴,其实我们也提倡中点西做,用西式的工艺和原料来附上中国的文化特色,来推动中点的复兴。比如,中点未来是不是也有可能出冷冻面团,或者是已经有了冷冻面团?

    王悉山:冷冻的油条已经出现了。包子,我们安琪正在开发冷冻生坯的包子。什么意思?就是把包子做得跟饺子一样,可以冻起来,但是和工业企业做的不一样,我们是生坯的包子,蒸出来以后和刚做好的包子是一样的,比较适合家庭。放在冰箱里面,第二天取出来就可以马上蒸,这种技术我们马上要成型了。另外就是刚才讲到的,怎么样把一些中国地方特色的烘焙类产品,把它向冷冻面团的方向做,我们最近已经做了一款这个产品,应该说快要成功了。我们朝着这个方向照着这个思路,正在储备很多产品技术的解决方案。我们接下来会逐步地进行推广。

    缪祝群(主持人):谢谢王总。那么仟吉是中点占的比例多还是面包蛋糕占的比例多?

    陆伟:面包蛋糕,我们中点还挺弱的。我们也想慢慢把中点补强起来。

    缪祝群(主持人):您认为中点西做或者是中点是不是也是一个未来趋势?

    陆伟:一定会是一个趋势,因为国潮,还有中国的一些传统的食品,它有很大的改良空间的。文化,是一个母体,这些产品可以去挖掘,一是挖掘中国文化的深度,另外可以把地方性的特点挖掘出来。这几方面结合,再把现在人们对于食物、营养这些方式融合进来,在原料上在材料上,怎么样让年轻人更加接受,这种文创,这种产品的打造,其实也有点像我们现在看故宫,它可能传播的方式是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在传播中国的历史。这个是需要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语境文化和环境,再把它演绎出来。所以在这个方面,我觉得中点是大有作为的。

    缪祝群(主持人):谢谢陆总。还有人问,您的电商是怎么运作的?

    陆伟:我对电商实际上也不是特别的懂,我们仟吉的电商也运营得不是特别的好。实际上,现在没有办法链接顾客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去做,边做边学边改。现在随着5G的到来,还有现在的各种平台,我们也是在边做边摸索,边去调整。而且电商又变化得特别快,要做好电商,实际上跟经营线下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可能是渠道的不同。我个人觉得,其实还是要有好产品,通过电商渠道走出去。因为我们现在行业在毛利越来越受到压力的情况下,如果光想着通过电商跑流量,但是整个后端的供应链没有完全做好的情况下,其实是挺难的一件事情。我认为电商可以先从本地做起,也不一定要到全国。这是我自己的理解,不一定对大家完全有启发跟作用。当然,我的一个体会是,你得坚持一点点地去做,遇到问题再去调整。

    缪祝群(主持人):谢谢陆总。其实我们发现,马云刚提出新零售的时候大家都搞不懂,通过这几年我们发现,其实电商是一个渠道,一开始我们也是把网络蛋糕和线下割裂开来,这几年大家都合并起来了,有门店也有线上。好多优秀的企业其实都做得非常好,也不见得要花多少钱,像陆总说的,社区门店的店长、员工们组织一些社团,或者老客维护以及老客拉新,其实获客成本甚至是比通过其他平台获客的成本要低的。那么通过这次疫情,二位有怎样的收获呢?

    收获和寄语

    陆伟:收获,我和我们的组织,核心团队的想法就是说:①我们这个行业还是一个不错的行业,我们可以看到现在餐饮业比我们烘焙业更难。烘焙行业在整个行业里面,我们还是不错的。因为我们既有零售也有类餐饮的方式。这个行业是值得用心深入做下去的。②要做有效的事,做正确的事。在以往的整个经济发展更快速的时候,大家可能机会要大于其他的,那么在未来,顾客越来越理性,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时候,我觉得企业可能还是要去做好自己本身的内功,能创造出好的产品给顾客。疫情这个事情可以说,很多的时候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但是有一些事情,它可能就是有不确定性。我是想,怎么样用确定性对冲不确定性?作为我们行业来讲是需要更稳健地去经营,坚持一些长期主义,把产品做好,把组织做好,把效率做起来。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个收获。

    缪祝群(主持人):谢谢陆总。王总呢?

    王悉山:我们在严格的防疫措施下,确保了近万名员工没有一个人感染。政府也是非常满意的。确实因为我们平时的一些基础工作做得还是比较好的,这次疫情我们抓住了居家消费的爆发式增长的机会,所以我们一季度,包括4月份,我们的收入增长都是非常好的。我们安琪的品牌进一步得到了提升,更多的人用上了安琪的产品,了解了安琪。那么我们安琪在这次疫情期间也参加了很多公益活动,比如说我们在疫情期间,我们的公司、员工,共计捐款157,累计捐赠物资550,而且我们向64个国家将近300名客户,我们捐赠的CE标准的口罩达到15个,还有五千个N95的口罩,还有防护服。这些对我们品牌的提升都起到很大的作用。进一步检验了安琪员工这支队伍。安琪企业文化影响下的这支队伍是非常优秀的。在员工不能到达岗位的时候,我们的骨干,我们的管理层,包括我们的总经理,都带领着管理科室的人去仓库发货,去电商仓库帮忙。我们电商仓库订单积压在那里,不是电商公司的小伙伴上班来发出去的,大部分是管理部室的,生产车间的,把自己的活干完以后主动过来加班加点,主动过来帮我们电商把货物发出去的。安琪员工无私的奉献是令我感动的。

    缪祝群(主持人):谢谢。烘焙是一个不错的行业,通过这次疫情,仟吉也好,安琪也好,都锻炼了团队,让我们的团队,我们的企业也更成熟了。二位对行业和未来,有没有什么建议或者希望?

    陆伟:我们行业的同仁们,我们一起努力加油,让中国人都能吃到好吃的面包、蛋糕,还有中国传统的中国人自己的烘焙产品,一起努力加油。

    王悉山:各位同行,这次在面对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下和大环境下,我们大家首先要确保活下来,要主动地降低我们的期望值,甚至要有过苦日子的准备。我也建议大家要善待我们的员工,善待我们的合作伙伴。第二个,我想说的是,我们湖北是这次疫情的震中,湖北的企业湖北的老百姓不容易,我们湖北省一季度的GDP下降了将近40%。当前正是复工复产的关键时期,希望我们大家,也呼吁我们大家,对湖北的企业,尤其是困境中的企业,大家搭把手,拉一把,共同发展。

    缪祝群(主持人):感谢陆总,感谢王总,感谢我们在线的观众。我们今天的直播到此结束!

    Bakery China 云享会56-9

    44大主题

    与您在线分享行业智慧

    敬请锁定

    山河无恙

    我们一路同行

     

    2020第23届中国国际焙烤展览会

    Bakery China 2020

    7月21-24日

    上海虹桥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市崧泽大道333号)


责任编辑:admin
1、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或提供稿费!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18170306788